當前位置: 首頁 > 女生小說 > 青春小說 >一念花開,一生一世 > 第23章逃婚的新娘3
第23章逃婚的新娘3
作者:八月遙思   |  字數:3169  |  更新時間:2017-08-01 15:44:11  |  分類:

青春小說

“我怎么會知道?”李慕思反問,因為余陽的懷疑,她臉色有些不好看,難道說嚴梅逃婚是她導演的嗎?

“鑰匙呢?”該死的,煩躁起來連鑰匙都摸不到,索性蹲下身子把包里的東西全倒在地上。門鑰匙沒有看到,嚴梅的車鑰匙卻明晃晃的,李慕思腦袋像過了一下電,確定余陽還沒察覺到什么,她急忙把東西收了進去,反身說道:“余陽,我累了,想休息了,你先回去吧。”

“我有話和你說。”余陽的口氣依舊很硬。

“明天!”

“現在!”余陽說著就走到門前握住門把手。

門里突然傳出來一些響聲。余陽喊了一聲“誰在?”,屋內瞬間沒了動靜,任由余陽怎么叫都沒人開門。他突然轉身抓住李慕思的肩膀:“誰?”

李慕思嘆了口氣咬了下唇:“余陽,你先回去好嗎?”

“梅姐?”余陽放開李慕思的肩膀,冷笑一聲,“你們真可以,你知道嗎?我一直都跟鄺威說,說梅姐是一個不錯的女人,早上我們出門的時候他還向我保證絕對不會傷害她,要好好疼愛她。你知道嗎?我們都以為今天會是幸福的一天,他興奮極了。現在,李慕思你知道你們做了些什么嗎?鄺威是受傷最深的,你看著他跟一個個賓客道歉的時候難道就忍心嗎?你把她藏在這里?女人是不是就該任性成這個樣子?”

“我不知道她在這兒。”李慕思一字字低低地說,她不想嚴梅聽到他們吵架。

“那剛剛為什么不開門?”余陽冷哼,不等李慕思回話,“我去給鄺威打電話。”

“別!”

“為什么?”余陽已經生氣了,顯然李慕思并沒有想到余陽會這么惱火,“李慕思,我一直以為你們只是不敢面對愛情,我一直以為你們強硬的外表下是內心的細膩和善良,你們這群女人真殘忍。”

“你太過分了。”李慕思的心在抖。

“我嗎?不是她嗎?”余陽指著房門。

“梅子喜歡的人不是鄺威她才會逃!難道鄺威能坦然面對梅子說不喜歡他?不喜歡的人怎么可以在一起?”李慕思突然低吼道,有些東西真的隱藏不住。

余陽突然冷靜了,眼里死灰一片:“不喜歡果然沒辦法!那么,你呢?”

李慕思直視余陽的眼睛:“你這話什么意思?”

“表面意思。”余陽聲音不高但是字字圓潤,眉尾微微挑了挑,“喜歡吃紅薯餅?”

“余陽!”李慕思悶悶地吼了一聲,“你翻我手機?”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不喜歡當然沒辦法。”李慕思嘴唇的顏色透著白,不管她做了多大的努力,不管她是多么認真,她改變不了自己曾愛過別人的現實。

最悲哀的是余陽不信她!

余陽抿了抿唇:“我明白了。”

“你什么都不明白!”余陽什么都不懂,他不以為她對感情是慎重的,是負責任的。李慕思想余陽是對這段感情不確定才會這么草木皆兵,既然那么不信她,何苦還要在一起?一份愛情連最起碼的信任都沒有,還怎么繼續下去?

“我不打擾你們了。”余陽突然往后退了一步,將要轉身時突然又說道,“自己的爛攤子自己要收拾,我以為你們這些女人懂,我終于明白了,你們單身是因為你們貪婪,你們所留下的所謂愛的后遺癥還是要男人來扛,而且是讓愛你們的男人來扛。”

余陽丟下這句話,頭也不回地走了。他這話不是針對李慕思的,是代表所有男性對女人的控訴。可這對于現在的李慕思來說就是欲加之罪,所以余陽走掉,李慕思沒留也沒追。

李慕思轉身敲門,嚴梅這次乖乖開門了,穿著一身白紗站在門口,臉上沒有一點妝容,很干凈很純凈很美,大眼睛撲閃著。認識嚴梅這么久,李慕思第一次在她眼里看到怯懦。

李慕思越過嚴梅走進房間,嚴梅拖著長長的裙擺,刺目的白覆蓋了好大的視野,李慕思覺得自己的這間小房子第一次這么夢幻,夢幻得讓人抓狂。

嚴梅走過去坐在沙發上,雙手很不協調地從茶幾上的一盒煙里抽出一支煙,正要點火時突然被李慕思奪過。

“我以為你都想好了!”李慕思的聲音是低沉的憤怒。她恨鐵不成鋼,真想一巴掌把她甩到墻上摳都摳不下來。

嚴梅卻因為李慕思的生氣鎮定了:“慕思,我沒辦法。”

“你昨天干嗎去了?你連證都領了,形式上逃個婚算什么?我一直相信你明白你到底要什么,為什么到這個時候了,你卻要做這種事情,你還是嚴梅嗎?你把那把車鑰匙丟我包里算什么?”李慕思的火氣不只是因為嚴梅,還有余陽。

嚴梅把頭埋在胸前,用雙手撐著:“我是想好了,我想就這么陪著鄺威過一輩子。真的!我覺得妥妥的,你知道嗎?我還小心眼地害怕馬濤今天會來,怕我自己反悔,提前把證領了,我想著我就這么把退路都堵了也好。可是我太高看了自己,馬濤心里根本沒我,一點兒都沒有。”嚴梅用手扶了下自己的劉海兒接著道,“可我沒想到那對夫妻的到來會讓我再也無法接受這樣的婚姻。你知道嗎?他們是相愛的,我兒時的時候他們是相愛的,相愛的兩個人最終都會形同陌路,何況我和鄺威呢?他們都生了我,還是會離婚,那么我和鄺威呢?上次買床時你跟我說,我結婚了要孩子天經地義,我突然好怕,我怎么能跟鄺威要一個孩子呢?怎么能隨便跟人結婚生孩子呢?如果我跟他走不下去,我是不是造就了第二個自己?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一個破碎的家庭對孩子的影響。我怎么忍心……怎么忍心傷害我的孩子。我的父母即便是仇視都好,為什么是陌路?”

嚴梅的眼淚滴進白色的紗裙里。

李慕思深深地呼了一口氣,扯了一張紙巾按在嚴梅的眼眶上,讓嚴梅的頭靠在自己的懷里。

凌晨一點的時候,李慕思給鄺威打了個電話,鄺威很緊張地接起,在得知嚴梅很安全以后掛斷。

嚴梅坐在沙發上雙手絞在一起,緊張得連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李慕思給嚴梅熱了牛奶,看向掛鐘。

凌晨五點嚴梅才動了動僵直在沙發上的身體,嚴梅做好了迎接暴風雨的準備,但是鄺威沒來!她想好了種種可能,也做好了接受鄺威的怒不可遏,想好了解釋的理由,一句句話就堵在心口。當然她也想過鄺威不會來,只是當鄺威真的不來時,她心里突然空了。

鄺威并沒有嚴梅以為的那樣沒有骨氣,她逃婚過后他放了她的鴿子,這算不算在昭示他的怒意,或者說嚴梅在鄺威那里已經是不可原諒的了。

李慕思陪著嚴梅坐到早上,看著嚴梅起身,優雅地褪去身上的婚紗,嚴梅嚷嚷:“慕思,給我找件你的衣服。”

李慕思為嚴梅做了早餐端出來,發現客廳已經沒有人了,嚴梅的婚紗還在,嚴梅的車鑰匙還在,可李慕思的衣服和嚴梅一并消失了。

嚴梅給李慕思留了張字條:這些都不是屬于我的東西,該扔的扔了,該還的還了吧。

李慕思懊惱地把車鑰匙和婚紗丟進衣簍里,不再看一眼。嚴梅又逃了!她總該把事情都處理干凈才跑啊!

李慕思去上班了,課堂上看教案屢屢串行,一節課渾渾噩噩的,最終這節課在教育兩個上課睡覺的學生和責罵不來上課的學生的怒喝中完結。

李慕思的情緒失控了。回到辦公室她不時拿出手機看,沒有余陽的電話,沒有余陽的信息,這是他們在一起之后,余陽第一次這么長時間沒有聯系她。

或許是余陽以往太主動了,所以現在李慕思才這么糾結自己要不要打過去,她突然有了被高高捧在手心又落地為泥的心理落差。

最終李慕思的自尊心勝利了,她收拾背包直接去找魏曉燕了。

李慕思在魏曉燕公司對面的咖啡廳等她,還是往常那個靠窗的位置,還是一杯咖啡。

李慕思往外瞟了一眼,有輛車駛到云華的門前,司機下車急忙開了后座的車門,從車子上下來的是一身筆挺職業裝的魏曉燕。魏曉燕正要往公司里走時,公司里突然走出一個人,兩人很短暫的言語幾句,對方手起手落一個巴掌差點扇向魏曉燕,魏曉燕躲了一下才幸免于難。

這一幕被李慕思眼里,她猛然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那打人的是楊子慧無疑,門前的保安和司機都急忙上前阻攔,李慕思看得出楊子慧那張臉上滿是怒氣。

李慕思定了定神,從身側拿起挎包三步并作兩步地走了出去。

等李慕思走到云華門前時,魏曉燕和楊子慧都已經不在了,李慕思急忙走近門前的保安人員問:“我想找你們魏總。”

“我們魏總現在有事情要處理,可能不能見您。”對方很禮貌,但是轉而想了想,又問,“如果我沒記錯,您是魏總的朋友吧?”

“對。”

李慕思被帶到八樓的會客廳等待,焦慮不安地等了十分鐘之后,她起身向著魏曉燕的辦公室走去。

魏曉燕的辦公室門前已經圍了好幾個人,個個穿著體面臉露難色。

“魏總,魏董找您有事,您就上去看一下好嗎?”開口說話的人十分小心。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pk10大小单双必赢解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