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小說 >畫皮 > 第二十五章 血盆苦界難,可憐母受劫
第二十五章 血盆苦界難,可憐母受劫
作者:雷帝生   |  字數:3953  |  更新時間:2011-02-01 13:05:24  |  分類:

仙俠小說

陰風呼嘯的在耳邊吹過,不遠處一個足有半人高的磐石。隨著“砰!”的一聲脆響,被利如刀鋒的陰風劈成了薯條。

當張陵再次幽幽醒來,眼前是一片幾乎可以用滿目瘡痍來形容的城鎮。幾個衣衫襤褸的游魂面無表情的游蕩在其中。路過張陵身邊,連看一眼的興趣都欠奉。

張陵爬起身來,仔細打量了一下四周,全都是低矮的草屋,或是石砌的土窯,唯一算得上有些高度的建筑是一堆爛木頭壘疊而起的城門,高三丈,上面歪歪扭扭的寫著三個篆文“枉死城”。

張陵這才記了起來,在“大衍龜山玉經”其中的一卷“玉歷寶鈔”所述便有這個枉死城。這里應該是地藏王菩薩所建,這里都是收容非壽終正寢,受無妄之災而死的鬼魂之城。

換句話說,這里的都是區別與普通魂魄的厲鬼!只有當其陽間的加害者遭到應有的報應之后,枉死城的鬼魂才會散去怨戾之氣,然后提出解發諸殿各獄之時,才會被分配到應該去的地方。

當然若是生前有過功德在身的人,就算是冤死也不會化成厲鬼,在這枉死城受苦。他們會被早早的去投一個福胎。其中的標準由陰司掌握。用張陵的話說,就是陰曹地府保留禍福判定的最終解釋權。而枉死城的城主喚做“卞城王”

不過自己一個堂堂大活人,怎么呆在這枉死城?莫非十九層地獄被擊破后,自己又是因為一些不知情的原因而掉落到了這里?

張陵暫且不急,先就地打坐,令他興奮的發現自己如今已是還虛之境。可謂因禍得福,是天大的喜事。如此就算枉死城的冤魂厲鬼再多,若是要找自己的麻煩,也保管讓他魂飛魄散,永無超生。

青衫一震,張陵長身而起。首先他需要仔細的了解一下這里的情況,才能逃出生天。

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想要了解情況,金錢開道是關鍵。只不過陰間流通的冥鈔,他是一分都沒有。

在張陵的認知當中,陰間應該是個嚴重通貨膨脹的地方。在前世,張陵五毛錢就能買到十張面值“五百億”的冥鈔。如果這都不通貨膨脹,那還有天理么?所以錢賄不如物賄,拿出點東西絕對比拿冥鈔來的劃算。

張陵找來找去,拿出了一塊偷偷從東岳大帝府上撬來的天河玉的扳指!靈氣沛然,可是好東西!

不遠處就看到兩個把守在城門內處的陰兵,這陰兵的修為倒是不高,只有煉氣化精初境的實力。

張陵緩緩的走了過去,這陰兵身著一排白骨作的甲胄,手提著一桿不過是法器品級的紅纓槍,看來平日油水太少,陰兵的日子過的難啊!

這位陰兵黑黑的臉,一眼就瞅到一臉諂媚的張陵,硬著面孔,寒聲道:“大膽刁民,這里可是你的久留之地?還不快滾!”

張陵不以為意,手拿著天河玉扳指在陰兵眼前一晃!繼而笑道:“這位軍爺,這是小的孝敬您的,小的也別無他求,剛來這枉死城,人生地不熟的。想了解一些這里的情況,也好混下去不是?”

果然,陰兵只是第一眼看到那枚扳指,眼睛就拔不下來了。斜眼一瞥,點了點頭,顯然這個新來的冤鬼頗為上道,讓他十分歡喜,既然如此自己也可以提點他一番。

“呸!”陰兵干碎了一口,大咧咧的便罵道:“他奶奶的,這枉死城的差事可真不是鬼干的。我可告訴你兄弟,這里有個規矩,只要你沒從枉死城放出去,你在陽間親友給你燒的冥紙啦、祭品啦,你一分都拿不到。全保管在目蓮尊者那兒!所以啊,這枉死城的鬼,都他奶奶的是窮鬼!

調職不需要賄賂上官么?賄賂上官不需要錢么?這里一點油水都沒有!這可怎么讓我們這些當差的活下去啊!整不好,一輩子都永無出頭之日了!只有當你冤屈伸了你才能出去!拿到本該屬于你的財物!再說那目蓮尊者仗著自己是地藏王菩薩的直屬嫡系,那些財物他每個人都要拿提成!等你出去了,你拿到的財物能有原本的一半就不錯了!”

張陵趕忙連聲附和,又干笑了幾聲又開口道:“那......這個,軍爺。這枉死城的周圍可都是些什么地方?”

陰兵抬手向旁邊一指:“你看,這右面就是豐都大帝殿。左面是奈何橋,后面是血盆苦界,還有城正中的是卞城王他老人家。”

張陵聞言頓時心中怒火熊燃:“血盆苦界!還真有這個地方!”

暫別了陰兵,張陵片刻都不想耽擱,化作了一道清風,吹出了枉死城。守門的陰兵與張陵修為差距太大,絲毫都感覺不到有人離開。

張陵御風而起,扶搖百里。不過盞茶的功夫,便看到一道寬有百丈,長余千里的血河橫貫大地之上。

血浪汩汩,洶涌澎湃。在血河猛烈的沖擊下,有許許多多的女子半身浸于血河之中,面目痛苦不堪,似乎在受到什么不可忍受的殘忍折磨。

張陵急不可耐的到處尋找,母子連心,心如刀絞,足足過了一個時辰。終于見到一位風姿綽約,美貌絕倫的年輕婦人痛苦的坐在血河正中。她的眉目與張陵有七分相像,幾乎是與張瀾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若說這血盆苦界的來歷,乃是因為婦女生育過多,產生污穢之血,玷污神佛,是以死后被罰在此受難,只有其子女以對佛門的至誠之心,畢生苦念“地藏王本愿經”方才可以使母親脫離這苦難的懲罰。

此時張陵心中大恨,目呲欲裂!這佛門卑鄙的擴張手段!竟然使到自己頭上來了!如今佛門大興,手腳伸到了三界各處,地藏王的華蓮凈土也就罷了,與自己半毛錢的關系都沒有。但血盆苦界的存在卻是以極度損人利己的手段來增加佛門信徒的擴充!

又眼見自己的母親在受苦,張陵明知道以自己目前的修為還不能再地府放肆。但也忍不住了,別說不僅自己沒有讀那個什么“地藏王本愿經”,也沒有什么對佛門的至誠之心。

要想救母親,那就剩下一個辦法,只有硬來了!

張陵當即一聲大吼:“娘!孩兒來也!”喊罷,“吼!”一聲震天怒吼,真龍陰陽雙鞭化作一黑一白兩道龍魄狂噬而下。

與此同時,張陵拿出天師劍,鼓動全身星斗真元,掐了一個劍訣,劍指乾綱,腳踩七星。一道延綿數十里的紫色雷云憑空浮現,雷云之下,似乎每一寸空氣都充滿了狂暴的雷電能量,近乎于粘稠!

龐大的壓力驟然降下,張氏抬頭也看到了兒子。頓時淚流滿面,心中大驚,從口型看是在狂呼“不要。”這兩個字。

但張陵此時怒意極盛,哪還會理會?在張氏心中,若是自己要脫離這苦難,需要張陵兄妹誠心祈禱感動上天才行。

只不過張陵其一對佛門沒有什么好感,其二也不知道什么是誠心,對“上天”也沒有什么感覺。在他的心中拳頭大才是硬道理。

感受到外力的壓迫,血浪陡然大作,密密麻麻數不盡的血浪幻化作各種各樣的猙獰怪獸,沖向空中,朝張陵撕咬而去。

兩條龍魄怒吼著首尾盤旋,將所有血浪全部拒之門外,幻化的怪獸紛紛被撕扯而爛,變回血浪重新歸于血河。

但奈何血浪無窮無盡,張陵不能在這里多做糾纏,母親多受一刻磨難,這都是他不能承受的!

真龍陰陽雙鞭展開黃泉九箓陰陽大陣,滔天的黃泉水與血浪碰撞,兩相抵消。而其中間的陰陽圖快速旋轉,陰陽魚紛紛涌現,旋轉的沖向血河下方。凡是阻擋的血浪全部被一一攪碎!

眼看著就要接近母親,一只遮天的血手猛地自血河竄了出來,震碎了陰陽魚。將當頭罩下的太極圖也給逼退了回去,同時一聲怒喝:“大膽道賊!果然道既盜,亦為賊!你不在人間靜詠‘黃庭’,以求得道。反而自仗神通,遁入地府,強闖苦界!你可知罪!”

一個血色人影同時也猛地竄出了血河,踩河而立,怒斥張陵。

張陵嘴角微啟,一聲冷笑,同樣也怒喝而出:“娘親受難,兒即便得道,又算是得哪門子道!爾賊子!出口侮辱我道門,道既賊?黃口小兒,今天就讓你家道爺我,替你長輩好好教育教育你才是!”

“呀呀呀呀呀呀!本座乃三光帝!好賊子作死!”紅色人影怒不可泄,幾十道血影向張陵怒噬而去!

張陵也一聲冷笑:“數典忘祖的東西!你也本為道門,卻做了佛門的看門狗!該打!”話雖如此,但張陵不敢大意,這數十道不起眼的血影其實是魔祖冥河的看家絕學之一,“血神子”乃無上魔功。煉到巔峰能化身四億八千萬血神子,只要沾上了一點,瞬間就能奪人全身精血而亡。可謂是歹毒之極。

當然眼前的這位“三光帝”的血神子與冥河老祖相比,那差距是不可以道計。但即便如此,對于張陵來說,威脅還是很大的,萬萬不可大意。

此時張陵天師劍發威,數十畝的玉清雷云降下了滔天雷霆向下狂噬而去!這團雷霆顏色已經深紫到略有發黑,張陵還虛的修為再加上星斗真元與后天至寶的強大,此時的雷法威力比當初風破清要大上數百倍!

即便如此,雷霆與血神子相接觸,瞬間毀滅了其中的半數,之后又消磨掉了大半。只剩下幾個血神子以極其詭異的路線盤繞而上,躲掉了所有雷霆,直撲張陵。而這最后的幾個血神子才是三光帝真正的殺招,剩下的這幾個是業力最重,也是殺伐最強的幾個。被消滅的那些反倒都是幌子。

張陵心中一震,最后這幾個血神子極難被消滅,這血神子是半點都沾不得啊!只能以殺止殺,念頭一轉,星斗真元再變,周天星斗,北斗主殺,其殺伐之力最重!

而張陵達到還虛境界最大的收獲,便是可以使用局部的河洛大陣!就是不開啟完整的大陣,只開啟其中的一小部分來對敵,這樣反倒使張陵可以,以更小的消耗來發揮河洛大陣一小部分的威力,增強自身的持久戰力。

是以張陵毫不猶豫的點亮了體內河洛大陣當中的北斗七星的星位,星斗真元突然變的更加暴躁,瘋狂的銳氣殺念直飆。

“玄武無量,北斗降魔!”口中一聲大喝,整片雷云力量暴漲,變成一張遮天巨手,向最后幾個血神子抓去!

“北斗降魔”是河洛大陣中北斗七星位的一個小陣,威力也是強大。巨手抓住最后幾個血神子,血神子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逃脫不得。然后瞬間巨手便化作一個封閉的巨大雷球,并將血神子給包于其中。

雷球之內,閃爍出七個星位,北斗無雙的殺伐星力連帶著雷罰將三光帝最后幾個最重要也是威力最強的血神子瞬間轟殺!

“轟!”一聲洪亮的巨響,巨大的反震力將血河轟開了滔天巨浪,滾滾洶涌。

重要的血神子被擊殺,對三光帝本身也有著不小的影響。三光帝本乃位證純陽后期的大高手,可以說只要不是仙,基本可以算是無敵了。

但張陵本身為還虛之境,同時手中一件后天靈寶,一件后天至寶。龍虎觀想之神奇也絲毫不次于“血神經”。另外又有河洛大陣開啟了一小部分,硬生生讓張陵的實力能與位證純陽的三光帝相抗衡,甚至略占上風,可謂是逆天至極。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pk10大小单双必赢解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