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男生小說 > 科幻小說 >星塵 > 13
13
作者:酷我精靈   |  字數:6956  |  更新時間:2008-11-05 19:58:03  |  分類:

科幻小說

海面上的風似乎比剛才大了許多,吹動著人的耳際發出“吱吱”的響聲,海水在涌動甲板在晃動,背影與思維也交錯再一起做著離奇的搖擺,暗流洶涌主角究竟在何處呢?

“使者究竟在哪里?”岳風拖著極不情愿的步子前進著,腦子里卻飛快的思考著另類的迷團。

“喂,大胡子,請讓大家先等一下,辛漫天博士在指揮室中遇到了麻煩,命令我們馬上過去!”正在思考之間忽聽阿力喊到,話中的意思岳風自然十分的明白,他清了清嗓子高聲響應道:“大家停下來,博士需要支援!”邊喊邊以眼角余光掃視著周圍的動靜,奇怪的是兩個人的話竟然沒有人去理睬,這樣的結果本是不該有的,過了好一會兒前面的大胡子冷冷的板了他一眼又自顧自的向前走去。

“博士需要支援,請大家停下來!”也許是海風太大了沒有人聽清楚自己說的話,事到如今無論原因究竟是什么也只能冒險一試了,這一次岳風鼓足了底氣喊道:“他就在指揮室的那邊請大家馬上過去!”

“博士在哪里?”令人討厭的大胡子終于開口了。

“我也沒有看到啊!”有人應到。

“在那里。”岳風隨意的揮手指向混戰的人群道。

“沒有哇!”

“在那個眺望臺上。”

人群終于在距船舷十米的地方停了下來,舷外很可能就是隱藏罪惡場所,辛好他們停住了腳步,為了等待總部的支援吸引對方的注意岳風、阿力指手劃腳的“吱唔”個沒完,所說的話就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是哪國的韻律,然而距增援時間已經過去了五分鐘,除了沉在海里的向福瑞外竟沒有一帆一船,以當前的警備實力而言出現這樣的情況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使者控制了整個水警,但是這可能嗎?又是一個新的疑問。

“你撒謊!”就在多數人注意力集中在遠處的眺望臺時不知什么人物也不知由那里傳來的聲音,猶如給二人當頭一棒使他們失去了最后的機會。

“大胡子,博士在叫你!”岳風大聲的呼喝著仍然表現的像真有那么一回事似的,伸手由懷中掏出了紫光武器,不等他有任何回應力劈了下去,但是大胡子的反應更快動作更敏捷,快速抽身形躍出了他的攻擊范圍,岳風一計不成又生一計,瞅準了機會快速的沖向抬著金屬貝的八個人,紫光掃過只聽得“咣”的一聲抬著金屬貝的八個人猶如閃電般的向兩旁躍起,他們的速度之快絕不遜色于大胡子,岳風的動作已經是極快卻傷不到對方的半點皮毛這讓他大感驚訝,幸好金屬貝重重的砸在甲板上的聲音多少給了他一點點的安慰。

“阿力,既然保不住我們只能毀掉它了!”說著岳風的紫光武器已經揮向了金屬貝。

要毀掉金屬貝是何等的重要,可是岳風的舉動非但沒有使敵人感到驚恐反而引來一陣譏笑。

“哈哈哈哈……這個蠢材這只金屬貝生長了兩百多年,如果是這樣脆弱的話它還能活到現在嗎!”

“傻瓜!”

譏笑聲傳入岳風的耳朵,可是他卻不相信世界上還有激光不能摧毀的東西,然而在他揮下紫光的剎那間便知道了這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事情的發展比所有人想象的還要糟,就在光束還未接觸到金屬貝二十公分時激光與金屬貝的特殊物質產生了奇特的反應,一層粉紅色的光罩迅速的向四面擴散開來,灼熱的氣流將周圍所有的人向外圍推去,置身其中猶如火海一般。岳風感到渾身上下全部燃燒起來,溫度仍在升高,強大的氣流猛烈的沖擊著自己的身體、撕開稚嫩的皮肉,每一秒都是幾個世紀的煎熬,突然劇烈的疼痛緩和了許多,身體像是被什么裹住了,岳風努力著想要睜開雙眼但是卻無法做到,“是阿力!”冥冥之中他感到這雙臂膀的主人正在替自己忍受著灼熱的侵襲,“是阿力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我……阿力……”在那一瞬間岳風感覺心在滴血,他寧愿被撕裂的是他自己而不是阿力……

爆炸在幾秒鐘內結束,但置身于高熱之中的人們卻像掙扎了幾萬年。

岳風和阿力被重重的摔在堅硬的甲板上。

“阿力阿力——”灼熱的氣流燙傷了岳風的嗓子使聲帶變的嘶啞而低沉,感情的沖動下一股熱流頂上胸口使他無法在多講一個字。

“岳風,我沒事!”阿力邊笑邊快速的爬起來以證明自己毫發無傷,而他的渾身上下卻沒有一處沒被燒焦的。

“你……”岳風掙扎著努力的使自己站起來,想要說些什么卻無法說下去,微微的沉下頭去好一會兒激動的伸出了左手,也許在這樣的情況下無聲的肢體語言更勝有聲吧!

“叭”阿力的手緊緊的握住岳風的手,至誠的友情在這一刻化做了信心化做了力量。

“岳風 ,既然命運讓我們走到這一步,倒不如把彼此的生命放在合擊的雙掌上,放開一切牽掛去放手一搏,不為結果如何只為這一刻的精彩!”

“就算我不小心把你的蛋蛋捏碎也無所謂!”沙啞的調侃像是一個年過九旬的老者,苦笑。

“流氓,你的這個字眼可是夠臟的,這回流氓搭檔可不能是我一個人加上去的了,呵呵呵呵……”

“呵呵,本來就有我一份的,我很樂意聽到這個稱乎!”

“呵呵……”

“呵呵……”

是的。兄弟與朋友無論是那一種情誼,只有在危難之間毫不猶豫的去珍惜去去為對方奉獻那才算得上真正的友情純粹的友情,是生命中最純潔寶貴的東西,只有這樣做了的人才不會感到空虛才能感到自己存在的價值,然而在現實中我們又是如何做的呢,在多數人的眼里是否只有金錢只有欲望哪里還會有純粹的友情存在,個人認為每個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一份答案,沒有誰能夠以夢想去要求誰去改變誰,因為一切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何況書寫夢想的人也未必就是完人,但我們能做的卻是可以追逐夢想,讓夢想來提高道德境界,記住那些高上和純潔。

兩個人緊握著對方的手,生死相托之間一切變的微不足道。

“兩個蠢材差點害死我們!”在距二人不遠處那八個人已經迅速的爬了起來對著二人呼喝著,神情之中十分的狼狽的樣子,顯然他們雖然厲害但是也沒能夠逃過熱浪的襲擊。

“金屬貝不應該屬于你們著這些芯片人!”阿力指著身邊墨綠色的金屬貝,橫眉怒視著那八個人喝道。

“使者就是掌管一切神,他的命令就是天命,違命者只有死路一條!”八個人緊張的相互看了一眼,機械而死板的說。

此時在岳風的背后忽然出現一個全身閃耀金屬光亮的人,這個人以極快的速度沖向金屬貝,所有人還未弄明白發生了什么那只金屬貝已被高高的舉起并飛快的沖向甲板的邊緣。

“金剛,辛漫天可能就在海面上!”看這個人的金屬裝備、機械且快速的移動只有克超金剛才具備這樣的特征,岳風心中暗暗叫苦恨不得馬上沖上去將他攔住。

“啊——”半生物半機械的金剛,這個克超警隊中唯一一個不是克隆人的人由于自身的電子程式相當完美,他的視覺聽覺以及各個感官都要超出常人數倍所以即便是在混亂的環境中任何聲音都可以仔細的分辨出來,岳風的話他自然是聽的十分清楚,立時停下了腳步巨大的金屬貝又一次跌落在甲板上,“怪不得辛漫天不做任何的阻攔,原來早有詭計!”金剛握緊了碩大的鐵拳,穩穩的坐在金屬貝上,雙目冷冷的盯著地上爬起來的人,那種氣勢想要奪走金屬貝只有將從他的身上踏過去否則一切免談。

金屬貝遺落在金剛的手中使甲板上的人大為震驚,所有的人立刻由四面八方向金剛回縮過來,他們的速度絕不亞于那八個芯片人,這樣的事態無疑是在告訴大家這里所有的人都被使者的芯片所控制,他們不會知道身體的承受力有多少只會為求目的而全力死拼直到虛脫而亡。

“來吧,你們這些混球!”金剛暴喝著,語調是極度的野蠻。

幾秒鐘內已經有十多個人圍上了金剛,只見金剛拳腳齊發,銀光閃過的片刻間便有七八個人翻倒在地,然而倒在那里的人不但沒有停止攻擊反而更敏捷的彈起來又一次反撲過來,按常理金剛的每一擊都使盡了八九成的力道巨大的雙拳無論掄在哪里都得骨碎肉裂哪里還可能再站起來,只見他們雙手上舉迅速的扯開頭皮露出一具具可怖的白骨,雖然令人犯嘔但金剛卻長長的噓了口氣“至少你們已經死了,要不我還會以為是拳頭出了問題!”這些尸骨與岳風第一次見到的骨骼更加粗大、動作更加敏捷,由于金剛的主要殺傷武器是一雙鐵拳不能有效的擊潰生化干尸,所以在他奮力拼斗的時候漸漸的移開了原來的位置,一些狡猾的芯片人肆機圍了上來正要對他伸手在旁的岳風和阿力可不干了,他們幾乎是同時由斜刺里殺出,片刻間兩個人就將這些魔鬼般的爪牙分作了數半,殘骨斷骸散落遍地。

“想要金屬貝,還得問過我們兩個!”阿力腳尖一抬一具少了下肢的軀體便橫飛出丈許開外,掃視著這些不堪一擊的芯片人昂然翹首不可一世的樣子道。

“流氓搭檔的頭銜可不是徒有虛名,雖不感妄言無敵但也是難逢敵手,你們幾個小角色還不夠給我們熱身的!”百分百的信心十足的斗志,對岳風而言此刻就是他平生最具殺戮的時刻。

但是時局的發展并沒有想象中的那般簡單,因為金屬貝的原因在第一批匪徒被擊斃的后不久數倍的生化人以更密集更迅捷的速度由四面八方圍攻上來,令你有再大的神通也難敵千軍萬馬,三個特警和葉子被死死的牽制在指揮塔下,岳風、阿力和金剛身處在風頭浪尖惹上了更大的麻煩,事態已經到了不能再糟糕的地步,不要說保住這祖體基因就連眾人的生存都岌岌可危。

暫且放下糟糕的情勢來交代已被忽略了很久的角色,在另一面的甲板上那個層被氣浪吞噬的三個異類,有兩個已化為烏有,而另一個卻隨著瘴氣悄然不見了,親人瞬間逝去使他燃起了滿腔的復仇之火,他緩緩的縮回搭在飛行器倉門外已經麻木了的右腿,猛拉動控制桿,少時飛行器的外圍吹起了強大的氣流,氣流襲過浮起淌血的尸體、尸體碎裂變做一團團赤色的粉末把飛行器裝點的猶如一團血云,除此之外不僅僅是狂風大做,巨大的旋渦中似乎盤旋著反向逆行的氣流,強大的摩擦力產生的幾十萬伏特的電弧,使卷入其中的物體頃刻間立刻化為烏有。

“大胡子,干掉赤色星人!”混戰之中大胡子顯然是一個很厲害的角色,金剛的三次重拳他竟然毫無受傷的跡象,忽然在他的身上傳來了一個極為憤怒的聲音。

“是博士!”金剛的鐵拳未能使大胡子感到恐懼,而這個略有不悅之色的聲音卻能夠使他非常的緊張,強健的身軀陡的躥起竟有十米之高,伸手由懷中取出一個褐色的酷似手雷的小玩意兒,對準了這個可以呼風喚雨的飛行器隨手一拋,在那東西被卷進旋渦的片刻后狂風漸漸的停了下來,而這時已經有大片的芯片人變成了碎片或焦碳,又有藍色的電光編織成蛛網的形狀罩住飛行器,少時藍光消失,巨大的引擎轟鳴也隨之而逝,機身重重的砸在遠洋號的船頭使甲板向那一側微微的傾去,碩大的金屬貝慢慢的翹了起來一直滾出百余米的地方才被飛行器的側翼攔住。

此刻幾乎是所有的人都認為躲在倉內的尖牙鬼是必死無疑了,然而這樣的結局對他是否太不公平了,他不愿大仇未報身先死,就在金屬貝停止滾落的瞬間倉頂上忽然出現了一個紅色的光圈,然后光圈閃動的地方“嗵“的飛出一塊鐵板,也躥出了面目猙獰的尖牙鬼,沉重的身體落在金屬貝旁,快速的將他提在手中直奔船頭。

“霧都(尖牙鬼),你要做什么?”尖牙鬼的出現原本就令人吃驚,他的這一舉動更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大批的芯片人立刻圍攏過去,其中一個形如獵豹的黑衣人躥了出來吼道。

“哼哼……原來是山島劍,我霧都雖然不能為妻兒報仇但是卻有能力毀掉使者做夢都想要得到的東西……”尖牙鬼的悲傷絕望,為滿腔的怒火不能發泄而緊鎖眉頭,邊說邊隨手在金屬貝上粘上了三個膠狀物,略是欣慰的轉過頭來,冷冷的說:“這只金屬貝上已經裝了膠狀的高能炸藥,如果誰想要接近他的話……哼哼哼哼……我想這后果你們是應該再清楚不過的了!”

“嘿嘿,閣下認為我會讓您如愿嗎!”沖在最前面的大漢——山島劍板著一張鐵青的面孔指著甲板上所有的人奸猾的笑道:“這艘船上的所有人都為金屬貝而活,他們會讓你如愿嗎!”

山島劍的話說的沒錯,遠洋號上所有的人都為金屬貝而活,當金屬貝落入尖牙鬼手中的時候,甲板上所有的人立刻放棄了對克超特警的攻擊向他反撲過來,可見在這些人的思維中金屬貝是唯一的目標,他們甚至忘記了自己的存在,更貼切一點的說他們在某種意義上已經是一個死人了,使者的罪孽在這次事件中變的更加深重。

“那就試試吧,最糟就是一個同歸于盡的結果!”尖牙鬼霧都憤怒的拖著金屬貝向甲板的邊緣走去,右手中的銀色長劍狠狠的劈向蜂擁而至的人。

長劍的憤怒揮砍使肢體像碎爛的西瓜一樣很快就堆起了一座小山,在霧都的眼里他們是仇恨之火的發泄對象,是長劍瘋狂屠殺下的犧牲品,霧都的實力不容忽視甚至超過了克超特警,但是圍攻他的人卻是有增無減,各種武器在他的周圍揮動以最快的速度破壞著霧都的身體,常言道雙拳難敵四手,很快霧都便倒了下去。

“為我抱仇!”尖牙鬼僵直的身體重重的砸在甲板上,圓睜的雙目中淡卻了幾分仇恨,蒼涼的目光投向遠方仿佛在那浩瀚的天海之間有他渺茫的希望,“為我報仇……”

“不在這樣下去了,我要去救他!”岳風的腦海里忽然閃現出對霧都的同情,說著便要要沖過去。

“不要岳風,已經太晚了!”阿力一把抓住岳風的肩頭望著人群嘆道:“再說你的體能還能堅持多久呢?”

聽到阿力的話岳風猛然感到全身酸軟無力,暗自回想剛才若不是阿力的多次援手自己已經不可能站在這里了。

“可……”岳風猶豫著神情中透著不安,但是他的體力實在無法支持下去,“霧都雖然可惡,但他也是一個使者的受害者,也是一條無辜的生命!”

“讓我去,無論發生什么事你都要堅持下去!”阿力伸手擋在岳風的面前,語氣慎重的說,“救他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他若是就這樣死在我們的面前我們一輩子都不會安心的。”說罷轉身沖向遠處的甲板。

“阿力——”就在阿力轉身的瞬間岳風突然驚叫起來,他發現在阿力的后背上有一片焦狀的東西,那是高溫燒焦血肉留下的,想到剛才阿力奮不顧身用身體救下自己,他的心潮又一次澎湃洶涌,拖起有些僵硬的身體追了上去。

也許是因為生存的希望太過渺茫在阿力挺身沖出的時候,尖牙鬼霧都突然引暴了粘在金屬貝上高能炸彈,炸彈的沖擊力與金屬貝百年演化而來的特殊物質產生了劇烈的反應,炸彈的威力在雙重物質的共同做用下成幾十倍的驟增,眼前的世界在轉瞬間化做一片火海,耀眼的光亮中岳風看到距自己十米之外的阿力向前沖去然后被猛烈的氣流翻轉著推向后方,很快第二次更強的沖擊把一切都籠罩在耀眼的光亮之中,他拼命的呼喊著阿力的名字,干澀的喉嚨像是粘在了一起堵著他的喘息,淚水模糊了他的雙眼,淚珠滾淌在兩頰上在彈指間蒸發,他悲痛欲絕恨不得迎著熱浪把阿力救回來,可是強大的氣流卻將他掀了起來再也不能多看阿力一眼……

巨大的爆炸力使遠洋號的船頭瞬間夷為灰燼,海水迅速的涌入船身傾斜著整個船體。

“撲通”岳風掉進了海里,此刻的他無論是意志還是體力都已經微弱到了極點,咸味的海水一點一點的漫上了他的臉,他無意做任何掙扎,在他的意念中是自己害死了阿力、只有讓無情的大海吞噬自己的殘軀才是對這種罪孽唯一的解脫。

遠洋號在繼續的下沉,各種嘈亂的聲音在空氣里在船上在水里合奏了一曲死亡的交響樂。

阿力的死使岳風的心沉浸在死神的手掌中,他“快樂”的等待著進入地獄的那一刻,靜靜的一直等下去……忽然他感覺腰間被被一只手牢牢的抓住,很快就浮出了水面,本能的喘息了一口,微微的怠睜著雙眼發現這里距遠洋號大約有幾十米的距離,水流不是很強不會將人卷入那半截船倉中。

“岳風,你沒事吧?”葉子的關心雖然在面罩的阻隔下但是仍然聽的十分清楚。

“原……原來是葉子……葉子啊……”岳風強忍著悲痛,干澀的喉嚨里艱難的擠出幾個字:“阿阿……阿力呢,有沒有……”

“阿力真是好樣的,我——都……看到了……”海水模糊了葉子的面罩但是卻掩飾不了激動的心,她的的確確是哭了。

“阿力,我們應該去救阿力的,阿……”

“你還要做什么,阿力已經死了!”葉子輕輕的推了他一把,岳風便不由自主的向左側漂去,“嗚嗚嗚……他已經……已經永遠的消失在火中了……”

“救阿力救阿力救,救阿力……”葉子的話此時岳風怎能聽得進去,他的樣子顯得更加痛苦不堪,無力的撥弄著水面想要掙脫葉子的束縛。

“你混蛋!”他的掙扎使葉子突然明白過來,張開五指狠狠的抽在岳風的臉上,呵斥道:“你去吧,我不會管你的,去送死去毀掉阿力用生命為你換來的重生!”

“不,你不會明白的!”岳風拼命的甩開葉子游向遠洋號。

“岳風,你的生命已經不屬于你自己了,你不能決定它的生死存亡,它屬于阿力屬于更屬于我,為了我們你必須活下去,必須活下去!”說著葉子猛的扎入水中,熟練的游泳技巧使她像魚一樣快速的劫住了岳風的去路,扯下面罩遠遠的拋了出去,盯著只剩半條命的岳風在她的臉上寫滿了錯綜交織的情感:“是的,我不明白,但是你明白過嗎?明白過我的感受嗎?是的!失去了阿力你的心里難受,可我的痛苦又豈會比你少呢,在你們的兄弟情外你是否還忽略了我這個小妹妹的感受,一個女孩最純粹的感情!”

“葉子,我——”

“不,你不明白!”激動的葉子聲帶在微微的打顫,再也抑制不住的情緒使她不由分說的撲了上去,緊緊的抱住岳風甜甜的吻在他的臉上:“我已經失去了一個要好的朋友,再不能失去一個最愛的人,如果你真的如此殘酷那就帶上我一起去,無論生死我們都要在一起!”

這樣緊張的情形之下葉子勇敢的表白使的岳風驚呆了,他從未發現在自己的生命里還有這樣的一種感情,但是自己對葉子的好感卻也從來沒有否認過,只是這一切來的太過突然,一時間無法融入自己的世界里,情感在這一刻變的千絲萬縷像一團團亂麻纏繞著他的思緒……

海潮似乎也在此刻洶涌起來,一連幾個浪頭將兩個人吞沒在海水中。

不知過了多久遠處的海面上急速駛來一艘白色的炮艇,工作人員很快展開救援,據海燕總隊的最后統計,這次救援一共救助了128名普通船員,23名芯片人,四個克超特警和兩個特殊的警員。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猜你喜歡

pk10大小单双必赢解图